程宇

雷夫×你

  你是一名优秀的警察,这天晚上下起了磅礴大雨,你匆匆的往家赶。
  忽然,你发现路旁的草丛里悉悉索索的,貌似有什么东西,最近不怎么太平,你决定去查看一下。
  你悄悄过去,扒开草丛,看到一个人躲在草丛里,左脸似乎不对劲,精神也不太正常的样子。见你注意到了他,吓的一个劲的往草丛黑暗里躲,那模样像极了受惊了的兔子。
  “额……你还好吧?”你试探着走近,想要看清楚,结果引起人儿更大的骚动。
  “不要过来!请不要伤害雷夫!”他一边后退,一边颤抖的哀求,借着时隐时现的月光,你看到他从背后拿出了反光的金属,是刀。雨水划过他的脸庞,一瞬间,你觉得他肯定在哭。
  “Well”你双手举过头顶,慢慢的后退,试图让他放松下来,放低声音询问到:“我不会伤害你,你受伤了吗?没事吧?”
  他见你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,微微从黑暗里探出来,小声说:“雷夫没关系,雷夫不疼,雷夫是仿生人,仿生人感觉不到疼痛。”
  现在你看清楚了,这是一个RK600的园丁仿生人,他的左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,十分吓人。他看起来非常害怕,太阳穴一直在亮红灯,仍然有防备,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把刀,目光看向别处,却又时不时的偷瞥你一眼。
  模样可怜。
  你突然想起了许多天前在警局附近看到的被遗弃的小狗,它趴在纸箱子里,朝路过的人嘤嘤嘤的叫唤,用一双渴望的眼睛看着每一个路过的人,你本想下班就把他带走,结果小狗却不知去向。现在,这个仿生人的神情与那只狗别无二致,你突然想把他带回家,于是尽量温柔的说道:“我保证不会伤害你,你放轻松,把刀子放下好吗?”
  “嗯,那雷夫也不会伤害你。”他好像很听话,乖乖的放下了刀。
  很好,完全可以沟通。
  你开始慢慢的接近他,
  “你愿意跟我回家吗?我觉得你在这不安全。”你试图说服他,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。
  他显然没想到你会这么问,愣在那里,不知如何回答。
  过了好一会,他才又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真的吗?雷夫真的可以跟你回家吗?”只是不同于刚才的恐惧,现在他的声音充满了兴奋和不可思议。
  就在你暗自高兴,觉得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,雷夫又把自己藏回了黑暗中。
  “你在骗雷夫,你想把雷夫送去回收站,对吗?”
  “不不,我不会那样做,我保证!”你已经走到他面前,小心翼翼的拉起他冰凉手,承诺到“现在跟我回家,你不能待在这。”恍惚间,你有了一种哄小孩的感觉。
  他点点头,没有反抗,任由你拉着他回家。
  回到家,你给雷夫准备了床和毯子(虽然知道仿生人用不到毯子,他们甚至不用睡觉)帮他把雨水擦干,看着他躺下,进入待机状态,你觉得自己弥补了没能收留那只小狗的遗憾。
  但事实证明你错了,仿生人可不是什么小狗。
  第二天,你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,听到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动,你猛然惊醒,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,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厨房,却还是没能阻止坏事的发生。
  只听“轰!”的一声,厨房着了,冒出了大股大股的黑烟,雷夫一手拿着菜刀,一手扶着墙,从厨房里一脸惊恐的蹦了出来,身上占满了各种酱料,头上的红灯疯狂闪烁。
  看见你,他兴奋的喊起来:“你醒了,雷夫在给你做早餐,再等一会就可以吃啦!”
  呵呵,再等一会?再等一会老子的厨房就要炸了!!!
 

 

天哪,雷夫是天使!!

我说雷夫是天使在座的各位没意见吧!!!!

季九邪教!

季九

  阿九又做了那个梦。
  梦里的盛开的海棠树无比美丽,被柔和的光芒照耀着,而周围则是无边的黑暗。
  季鹰和那个红发女子拥抱在树下,女子背对着阿九,看不到她的样子,只知道她的背影就如同这海棠树一样动人。
  季鹰拥抱着她,脸上没有了往日面对皇兄的隐忍不甘,也没有对待属下时的冷漠嚣张。他闭着眼睛,神情像一个少年依偎在母亲怀里一样,安心而满足。
  画面如此美好,阿九不忍心去惊扰。
  可突然,红发女子不见了,季鹰慌了神,发疯了的寻找,歇斯底里的呼唤着她的名字,最后仍是徒劳,季鹰绝望的跪在地上,泪水从他眼睛里滴落,落在地上散落的海棠花瓣上。
  阿九再一次从梦中惊醒。
  第几次了?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,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?也许自己应该去跟季鹰道个歉。
  阿九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。
  那日晚上,阿九忘记了为什么举办宴会,只记得宴会很无聊,她出来闲逛的时候,正好碰到对着一颗海棠树发呆的季鹰。
  季鹰盯着那个海棠树,思绪飘的很远,连阿九来到身后都没注意到。
  “季大人?”阿九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  惊醒过来的季鹰,连忙跪下,用那种恭恭敬敬,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答道“属下参见公主殿下。”
  看着眼前毕恭毕敬的季大人,阿九突然有了一个逗逗他的念头,她想用经常对付皇兄后宫里的娘娘的把戏,逗逗他。
  “呀!季大人旁边红头发的女人是谁啊?好可怕!”阿九猛的后退几步,一脸惊恐的指着季鹰身旁的空地,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  季鹰立刻抬起头,对上阿九异色的双瞳,眼里闪烁着阿九从未见过的光芒,惊喜又怀疑的问:“红发?公主真的看到了吗?她有没有说什么?”季鹰激动的几乎要扑过来。
  阿九被他问的一愣一愣的,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激动?不怕吗?
  “咳咳,刚才本公主无聊,随便说说而已,季大人平身吧,莫要当真。”阿九干咳两声,感觉玩笑开大了,只能摆出公主的架子,想要镇住眼前莫名其妙的季鹰。
  刹那间,季鹰眼里的光芒变成了无尽的落寞,他站起身,好一阵子没有说话,阿九以为他生气了,不敢看他的眼睛,刚要开口解释,便听到季鹰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响起。
  “属下刚刚想起还有要事,先行告退。”
  哎哎哎?怎么走了?难不成真的生气了?阿九这次真的不明白了。
  季鹰没等阿九再说什么,转身径直朝前方走去,可没走了两步,又停下来。
  阿九听到他用一种哀求的语气说:“求公主别再戏弄属下了。”
  他的声音有气无力,似乎还带着哭腔。
  阿九知道这次玩笑一定开大了,她一定是戳到了季鹰的痛处,与一名红发女子有关的痛处。想要道歉,但季鹰并没有打算给她这个机会,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  从那天开始,阿九就一直在做季鹰,红发女子,海棠树的梦,每一次的结局都一样,季鹰无助的哭泣,阿九从梦中惊醒,耳边再一次回响起季鹰的那句话。
  “求公主别再戏弄属下了。”
  这个梦成了阿九的魔障,只要一做这个梦阿九就一晚上都睡不着了,这次她终于受不了了,决定明天就去跟季鹰道歉。
 

一段意义不明的冥九

  傍晚,受了伤的冥火僧扛着阿九,来到一个破庙里。
  没好气的扔下阿九,冥火僧虚弱的在柱子边坐下,说:“今晚就在这休息了。”
  冥火僧没用多大力气,但阿九此时却坐在地上,捂着脚腕,低着头,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  “喂!你哭什么?”
  冥火僧不耐烦的吼道。哭什么哭,搞的跟他一个大男人欺负她了一样。
  阿九被他这么一吼,也不敢哭了,抽抽搭搭的说:“我脚腕疼……”
  “过来我看看”
  阿九慢慢的挪过去,尽量不碰到右脚腕。
  冥火僧脱下阿九的鞋子,看到脚腕红肿了一大块,一碰,阿九嘶的吸了一口气,连忙想要抽回脚。
  “哼!那群拿枪的人真的是来救你的吗?”不分敌我的一阵乱射,要不是他挡着,这丫头早被他们打死了!
  “不知道……” 阿九看着受伤的脚腕,想想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差点伤到她了吧。回去一定要上皇兄把他们都革职!阿九赌气的想。
  冥火僧拿出药轻轻的给阿九涂上,再缓缓抹匀。药膏凉凉的,阿九突然感觉没那么疼了。
  再看看冥火僧为了保护她,被狠狠的砍了一刀,从左肩一直划到小腹,留下一长长的口子,看着触目惊心。
  “大和尚,你没事吧?” 看着伤口,阿九突然有点内疚。
  “ 这点小伤,佛爷爷还死不了。”冥火僧一边慢慢的放下阿九的脚,,一边回答“我先休息一下,你可别想耍花招,晚上外面可是有狼的!”说完,疲惫的靠在柱子上,闭上了眼睛。
  此时,天已经黑了,冥火僧没有生火,庙里乌漆墨黑的,只能靠着从外面透进来的微弱的月光,勉强看清一点东西。
  阿九突然有点害怕了,忍不住轻轻叫了冥火僧一声。
  “大和尚?”
  “嗯?”
  听到冥火僧的回应后,阿九欣喜的往冥火僧身边靠了靠,跟他聊了起来。
  “大和尚,我觉得你不像坏人。”
  “哼,就因为我救了你?”
  “不,我就觉得你不像,你和段大哥都不是坏人。”
  “懒得跟你说。”
  “大和尚你说,请我去做客的是什么人啊?他会伤害我吗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
  “他要是伤害我怎么办呢?”
  冥火僧突然答不上来了,庙里又静的可怕。
  “大和尚?”阿九不安的伸手抓住冥火僧的手臂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  许久,冥火僧缓缓开口,说
  “那样我就再把你抢回来!”
  
  
  

Ruby和Weiss的圣诞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uby超可爱!!!